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又打开了新局面

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又打开了新局面
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又打开了新局面。这一次,是在瑞士。北京时间7月28日晚9点,随着6声钟响,国轩高科(002074.SZ)在瑞士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目前唯一一家在瑞士成功上市的中国动力电池制造企业。7月26日,国轩高科以发行GDR(全球存托凭证)的方式登陆瑞交所,GDR发行价格为每份30美元,募资总额约 6.85 亿美元。从募资规模来看,这是中欧通规则落地以来基础发行规模最大的GDR项目,也是今年以来瑞士市场发行规模最大的股本融资项目。根据公告,国轩高科GDR发行份额约2283.34万份,占GDR发行后总股本的6.4%;本次发行所代表的基础证券A股股票为1.14亿股,发行折扣较启动当日A股收盘价折价约3.5%。国轩高科GDR上市后市场表现平稳,上市首日,收盘价为30美元,与发行价持平。募资完成后,国轩高科国内股价一度上涨3%,创下近两周以来的最大涨幅,目前公司市值约700亿元。对于此次瑞交所上市,国轩高科董事长李缜表示,中国企业走向国际,不仅要产品走向国际,还要技术走向国际,更要资本走向国际。国轩高科在瑞士GDR成功上市,是公司国际化进程中的里程碑事件。据了解,所谓全球存托凭证(GDR),是指由存托人签发,以上交所、深交所上市公司的股票为基础证券,在规定海外交易所发行并上市,代表该基础证券权益的证券。每份GDR的面值,将根据所发行的GDR与基础证券A股股票转换率确定。而此次中欧通,可以看作是之前沪伦通的升级。沪伦通是指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的机制,只要符合条件的两地上市公司,都可以发行存托凭证(DR)并在对方市场上市交易。今年2月,证监会正式允许深圳交易所上市公司发行境外全球存托凭证(GDR),境外市场拓展到瑞士、德国等其他国际证券交易所,以帮助中国公司在海外筹集资金。此次募资结束后,国轩高科的前十大股东中,原排名第八的中国建设银行不再出现在名单中,取而代之的是花旗银行,成为国轩高科的第三大股东,占比6.42%,前两位是大众中国,占比24.77%,南京国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占比9.6%。国轩高科成立于2006年5月,由安徽人李缜创建,是国内最早进军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领域的企业之一,主打产品是磷酸铁锂电池。 2015年5月,国轩高科登陆深交所,成为“动力电池第一股”。2021年,国轩高科实现营业收入103.56亿元,同比增长54.01%,营业利润3916.23万元,同比下降76.63%,利润总额4783.49万元,同比下降71.26%,净利润为7692.64万元,同比下降47.63%。对此,国轩高科表示,新能源汽车销量去年暴增,推动动力电池销量大幅增长,但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导致动力电池成本上行。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在动力电池国内装机量方面,国轩高科以5.52GWh排名第四,前三名分别是宁德时代、比亚迪和中创新航。产品结构方面,国轩高科仍然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主。今年以来,国轩高科布局海外市场的步伐加快。公司计划三年内在海外建设300GWh的电池产能,到2025年,计划将公司三分之一的产能转移到国外。就在上个月,国轩高科在德国哥廷根基地举行了国轩德国揭牌仪式。德国哥廷根基地是国轩在欧洲的首个电池生产运营基地,预计今年底启动改造。项目分棕地工厂和绿地工厂两期建设,年产目标分别为6GWh和12GWh,预计2023年9月第一条产线3.5GWh正式投产。除欧洲外,国轩高科还规划在美国投资建厂,并与越南新能源车企Vinfast讨论了在越南建电池工厂的可能性。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国轩高科在瑞士的上市,对其实现整个海外市场的战略落地,或起到推动作用。中国企业为什么组团赴瑞士上市?与国轩高科同一天登陆瑞交所还有另外3家中国公司,分别是电池回收公司格林美(002340.SZ)、建筑材料公司科达制造(600499.SH)以及电池企业宁波杉杉(600884.SH),其募集到的资金分别是2.45亿美元、1.73亿美元以及3.19亿美元。时过境迁,国内企业排队赴美上市的局面一去不复返,企业的目光齐刷刷转向了瑞士。据了解,目前等待赴瑞士上市的企业还包括欣旺达、三一重工、东鹏饮料、韦尔股份、乐普医疗等十余家企业。瑞士香在哪?据了解,瑞士证券交易所由瑞士国内的苏黎世、巴塞尔、日内瓦这3家有百年历史证券交易所合并而成。瑞交所的上市公司主要集中在消费、金融、大健康、工业、材料等行业,既有雀巢、罗氏制药等欧洲巨头,也有礼来、百事等国际化大型企业。截至2022年初,瑞交所约有230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2万亿美元,平均市值达到约90亿美元。而在去年,瑞士证券交易所共有5家公司挂牌上市,交易所的成交总额约为1.37万亿美元(约合8.8万亿元人民币)。今年2月,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境内外证券市场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监管规定》,优化了沪伦通存托凭证机制,同时将德国和瑞士纳入境内外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适用范围。而早在2020年1月,为便利中国企业在瑞士发行GDR,瑞交所已修改财务报告相关规则,认可在瑞交所交易(含发行)证券的境外注册发行人采用中国企业会计准则。在中国证监会相关规定出台后,瑞交所又立即计划修改上市及交易相关规则,并为GDR设置专门交易板块。此外,瑞士GDR的发行及审批流程较为简单,通常在3至4个月左右的时间即可完成,这也使得发行总成本要低于其他境外IPO。以国轩高科为例,自4月27日董事会审议通过以来,该公司在仅3个月时间内,就完成了境内外监管审批和发行工作。而最重要的一点或许是,在瑞士,中国企业能够极大地拓宽融资渠道。瑞士是欧洲的主要金融中心之一,银行与保险业发达。此外,瑞士也是全球领先的财富管理中心,聚集了超过 8 万亿美元的资产,企业选择在瑞交所上市,可以接触到资本充足、经验丰富的瑞士投资者和国际投资者等。反观美国,今年以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了多批“预摘牌”中概股名单,前后总计128支中概股被列入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清单。这也导致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在上半年纷纷大跌,今年3月中概股合计总市值蒸发万亿美元。瑞交所CEO迪塞尔霍夫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对那些认为赴美上市过程漫长的科技公司来说,瑞交所的大门将对他们开放。相比于美国,瑞士或许是一个更好的开启上市旅程的地方。”    “如果企业想要成为小池塘里的大鱼,而不是大池塘里的小鱼,那么瑞交所会更有吸引力。”迪塞尔霍夫说。